要把垃圾场变成公园!记“垃圾女王”和她的“垃圾王国”(1/7)

提示:支持键盘翻页 ←左 右→

关键词搜索: 垃圾女王 垃圾王国

2017-12-07 09:10:38 人参与 条评论     来源:

      每天清晨6点,张玲萍在房间里弥漫的微微臭味中醒来,给微信里的朋友们挨个问候之后,她打开房门,准备和员工一起做操。

      张玲萍是东莞一家垃圾处理企业的老总,在笑金坑拥有一家垃圾处理厂。员工和朋友称她“张总”或是“萍姐”。“萍姐”觉得,住在垃圾场旁边,也是一种学习。“很多东西你必须去切身感受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张玲萍和她的垃圾王国。

      张玲萍和员工所住的铁皮屋,这里与垃圾处理厂仅仅是一山之隔。

      做完操,张玲萍坐上一辆旧皮卡,开始巡视她的“垃圾王国”。她仔细地嗅了嗅空气,有些腼腆地对来访者说:“平时没什么味道的,今天是下了雨,垃圾腐烂变快了。”

      原料是废塑料和废纺织物制成的可燃物(RDF),热值超过了煤炭。

      常平镇是广东东莞的制造业大镇,优势行业包括了电子信息、电气机械、毛织、塑料制品业。旺盛的制造业一方面让2016年地区总产值突破300亿元人民币,另一方面也带来了大量的工业垃圾。找一处没有人烟的山坳埋了,是多数垃圾的归宿。同时,生活垃圾伴随着人口的增长而增长,两种垃圾混杂,给4年前初来乍到的张玲萍留下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  经过对大块垃圾的破碎,工人正在拣选出可用作燃料的垃圾。

      “地下还有80米深。存量垃圾一共有100万立方米。”张玲萍说。沿着垃圾堆成的小山丘向上爬,酸臭味越来越令人作呕,仿佛渗透进了所有感官。到了“山顶”,酸臭又夹杂上粪便的气味,嗜腐的苍蝇结成军阵,乌泱泱一片。如果在夏天,垃圾腐败速度加快,恶臭更加强烈,腐败产生的热量还常令垃圾场周遭的气温达到四五十摄氏度。

      张玲萍会亲自动手捡垃圾,目的是“搞清楚这个垃圾场到底有多少种垃圾”,但她从来不戴特制口罩,对这种气味早已习惯。头几次进入垃圾场,她的胳膊上都会长出一个毒疮,如若不小心碰破了,整个胳膊都会起红疹。然而,张玲萍的衣着和妆容保持着上海人的讲究,并没有因为跟垃圾场打交道而变糙,在工人们清一色蓝色制服里很是显眼。

      笑金坑垃圾填埋场,一辆挖掘机正在作业。

      “与垃圾为伍”之前,张玲萍从事过电子、服装、地产、珠宝等生意,并在加拿大居住过一段时间。当时她的邻居是北美一家大型垃圾处理商的管理者,邻居劝她去干环保产业,理由是“西方的环境体系基本已经成熟,但在东半球,还有很多垃圾和污染”。

      1992年,她回到中国,第一站是考察北京通州的一个垃圾场。此后,她考察垃圾场的脚步遍布了大半个中国。笑金坑的垃圾处理厂是她26年心血的结晶。“你看这条流动着的生产线,多美啊。”她指着轰鸣作响的机器说道。传送带上,沉积十几年的塑料袋、鞋子、牛仔裤,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  为了给垃圾堆消毒、除臭,张玲萍的公司在尝试无人机喷洒药剂的方法。

      目前,笑金坑每天新增450吨生活垃圾,而这个处理厂每天能处理2000立方米的存量垃圾。张玲萍预计,两年后笑金坑的所有存量垃圾将被清理干净。她计划到时候在这里继续进行环境修复,“把垃圾场变成公园”。